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少妇桃桃
少妇桃桃
那天晚上,餐厅的经理说有新鲜的海胆。于是,我叫他做了两份完只海胆刺身,另外又点了一份大虾天妇罗,还加上十多样各式的寿司。我跟桃桃又喝了几壶「月桂冠」的日本清酒,直吃得肚皮发胀,才结帐回我的住处
  饱暖自然思淫欲,我载桃桃回到我家,一进门我已经急不及待动手去脱她的衣服。桃桃笑着轻轻把我推开,指着客厅阳台的落地窗说:「窗帘都还未拉上,你急什么嘛?」我笑着放开她,走到阳台前面,把窗帘拉上说:「谁叫我的桃桃长得那么可爱,每次看见我都忍不住想一口把你吞了!」桃桃呸一声说:「鬼才相信你,哪一个你不想一口吞了!」我关好窗帘,顺手把冷气机打开,上前抱着她。现在这个老公跟你年纪差不多,人又老实可靠,你跟着他,我也放心。
  哪有做爸爸的要自己女儿生小孩的!」忽然咭声笑了出来,继续说:「呀,你好坏!你要我嫁姓武的,然后暗中跟你好,人家岂不是变了名副其实的潘金莲!」我把搂着她的手,慢慢往下移,移到她的裙头,顺势伸进她裙子里,抚摸着她的屁股,嘻皮笑脸的说:「你不做潘金莲没关系,就只做我的乖女儿嘛!来,来,我的乖女儿,现在就等爸爸把你肚子弄大!」桃桃用力挣脱我抱她的双手,边往主卧室的浴室里跑去,边装了个鬼脸格格笑着说:「要生小孩也得先洗个澡嘛,我的亲爸爸!」我怪叫一声,赶紧追她追进了浴室。一进浴室,便衣服。我也随即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跟她赤裸裸的一起踏进浴缸里去。
  我们互相把肥皂抹在对方的身体上,这过程中,当然免不了亲吻着对方,同时爱抚对方身体上的性感部位。
  快要洗完澡时,我看见桃桃私处上面浓密的阴毛,忽然起了想把她剃光的冲动。于是不怀好意的拿起浴缸旁边那刮胡膏,把它凑到桃桃面前说:「乖女儿,爸爸想把你的毛毛剃掉?但又怕你那个老公平看见瞒不过去,你说剃好?还是不剃好?」桃桃红着脸,伸手拿过刮胡膏说:「我才不管他!你喜欢剃就剃啰;反正人家……人家什么不是你的,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嘛!」我听了只感到满心欢喜,在她脸上亲了一亲说:「我就知道我的桃桃最乖最听话!来,你自己把毛毛剃掉,我去拿照相机帮你拍几张照片当纪念。」于是,我就去把相机拿来,要桃桃在镜头前,边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边把她自己的阴毛剃光!等她变成一只可爱的无毛小白虎时,我也拍得差不多乐,于是搂着她,一起走出浴室,到睡房里去。
  我从衣柜里,拿出那个装满了性虐待用具的皮箱,从皮箱里找出一个红色的狗颈圈,把它套在她的脖子上。跟着我又用黑色的粗棉绳,把桃桃一双巨大同时又充满少女气息的乳房,狠狠的捆绑起来。
  桃桃很听话,任凭我用绳绑她。我绑她的力度相当之大,绳子紧紧的勒着她两边乳房,同时深深陷入她娇嫩的皮肤里。她似乎感到会痛,脸上隐约露出痛楚的神情。不过,我并没有因此而罢手;反而更用力的继续绑她。直到我把她那原本就丰满的乳房,绑得如同两个灌满了水的大汽球,球上青筋尽现,而两颗奶头也高高凸起,我才满意的在绳子尾部打上一个结。
  接着,我拿出相机,一面恣意揉捏她被我绑得几乎要胀爆的双乳,一面要她搔首弄姿,好让我把她最不堪入目的镜头拍摄下来。途中我又从皮箱里掏出两根电动阳具,把其中一根硬塞进她肛门,另一根就叫她放进嘴里;要她一手用电动阳具插她自己的肛门,一手拿着另一根电动阳具口交,供我拍摄她自慰的丑态。
  拍了几近两个小时的照片,过程中我用尽各种性虐手段,恣意折磨她。什么滴蜡烛,拿夹子夹乳头,用皮鞭打她的乳房和阴户。总之把她摧残得死去活来,同时相机里的电池,也被消耗尽,我才心满意足的把相机放下。
  桃桃看见我把相机放好,可能以为我会让她休息一下;所以,便从床上爬起身来。谁知道我马上又找来一粒电动震蛋,把它凑到她面前说:「转过去,把屁股抬高!」桃桃神情显得有些紧张,用接近哀求的语气说:「人家吃不消了,你给人家休息一下下,好不好嘛?难道真的要把人家活活弄死你才开心?」我记得先前拍照时,就看见桃桃的阴户和屁眼,已经被我弄得又红又肿,惨不忍睹。再看她的乳房,上面横七竖八的满是被我鞭打时留下的伤痕;心想她毕竟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少女,先前也被我折磨够了,做人最要紧懂得见好就收,如果现在不安抚她一下,下次她不敢玩这些性虐花式时,吃亏的始终还不是我自己!
  于是,我马上帮她解开绑着乳房的绳子,用手往自己脸上掴了一巴掌,用充满歉意的语气说:「你吃不消早说嘛!都是我不好,把我的乖女儿弄痛了!来,快躺在床上休息一会。」桃桃抓住我掴自己耳光的那只手,很感动的声调说:「人家没事,只不过有点累。你……你都还没有射出来,我休息一下再给你……」我一手拦腰将她抱住,一手抄到她腿弯里,把她横着抱起,轻轻平放在床上说:「别说那么多,乖,合上眼睛,休息一下。」说完,我也慢慢爬上床,在她身边躺下。
  我躺了一会,只感到自己的阳具,又胀又痛。于是,故意轻轻呻吟了几声,好吸引桃桃的注意。果然,很快耳边就听见桃桃很温柔的声音说:「是不是很不舒服?」我脸上装成很难受的样子,但嘴里却没所谓的对她说:「胀得有点痛而已,你睡吧,没有关系的!」桃桃满面既感动又抱歉的神情说:「不如……不如我帮你用嘴弄出来?」我心里其实也不知说了多少个好字,不过嘴里还是装模作样的说:「不好,你已经够累,还要乖女儿帮我吹,我会心痛!」桃桃甜甜的笑了一笑说:「难道人家看见你这样子心就不痛吗?」说完,便慢慢爬起来,弯着腰,把头伏在我两腿之间,一口把我的阳具吸进嘴里,替我口交起来!
  我一动也不动,合起双眼,舒舒服服享受桃桃的口舌服务,只感到她非常用心的用嘴巴套弄吸啜着我的阳具;那感觉实在畅快得难以形容!都忘记被她吹了多久,我终于在她嘴巴里射精。
  我叫她把满嘴的精液都吃下肚子里,才心满足的搂着她一起在床上休息。
  我们小睡了约一个小时,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两点钟。桃桃说要回她自己家,我叫她别回去,就在我这里睡。她说不成,因为怕老公平疑心,而且明天上班她没衣服换。我见她那么坚持,只好照她的意思,开车送她回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