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姐少妇
小姐少妇
我叫林晓芸,今年29岁。我的前男友叫林皓。虽然都姓林,可是结合并非什么禁忌爱情
  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英俊的面容,185的挺拔的身姿迷住了。我知道我的心沦陷了…那时我刚来欣欣休闲屋(化名)不久,没错我是一个小姐,是一个不配拥有爱情的人。
  我和皓结婚6年,理所当然他是我第一个男人,后来因为得病需要一大笔钱他日夜的工作,最终累倒在了工地上,不到一个月就离世了。我答应过婆婆,我会照顾她一辈子,但是皓的巨大医疗费让原本双方并不富裕的家再次陷入困境,无奈我只能出来做兼职,白天我在公司做翻译,晚上来欣欣休闲屋做小姐。张科是我来休闲屋接的第一个客人,初次见到他我就怦然心动。皓,是你吗?当他要求我服务时候我真的很庆幸。
  从他刚跨进欣欣大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此人身份不一般。只看老板又是端茶递水又是点烟巴结的。额头的汗珠唰的都飙出来了,深怕一个招呼不周啊。
  此时老板满脸谄媚的招呼到:「张科长,您怎么有时间大驾光临啊,莫非上次的时间表有问题?我们可是交税了的啊!」也许是太过着急吧,声音颤抖着。
  「我说朱老板,你也别着急。我就是单纯来照顾下你生意啊!」话音刚落,老板长舒一口气紧接着用肥厚的右手抹了抹汗开口道:「茉莉,蔷薇,你们好好陪张科玩玩。」说着看了眼座在沙发上的2个小姐妹。只见2人红着脸蛋害羞的低着头是不是的打量着张科,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幸福。这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
  张科打量了下2位小姐妹然后后环顾了剩下的小姐们。突然目光停留在我身上,我唰的低下头。此时只听见张科那富于磁性的声音对老板说道:「新来的?
  就她了。」
  老板连声说道:「张科,她新来不久怕不懂规矩怠慢了您啊。」「没事,我就喜欢新鲜的。」说着拉着我轻车熟驾的进了后面的卧室。
  「晓芸,好好伺候张科」言语里充满了紧张与警告。
  卧室里,我不知所措的任由他搂着坐在床上。他雨点般的吻落在我的脖子上,双手用力揉着我的乳房。我细细的打量他,他真帅啊,帅气中不乏斯文,让我想起了方中信版的费云帆。我开始期待和这么优质的男人做爱了。我还在陶醉的同时他已脱着只剩下白色的子弹头内裤。看着那鼓鼓囊囊布包我的小穴不禁湿润了。
  他在背后抱着我并且熟练了解开了我的胸罩左手大力的揉着我的奶子,右手伸进我的超短裤揉捏我的阴蒂不时把中指插进我的小穴里。嘴巴不停的在我耳边吹着气,灵巧的舌头时不时的舔下我的耳垂。满是胡茬的下巴磨着我下巴又酥又痒。我感觉到下面湿的不像样了,「嗯嗯嗯嗯嗯啊」我被他玩的浑身发软。
  「下面泛滥了啊,来躺床上让哥看看你的小穴」说完扒下我的小内裤闻了闻抛在床下。
  「真好闻」说着让我靠在床头用他健壮的双腿架起我的腿,双手托起我的屁股模拟着阴茎进入的样子使劲的往中间挤,反复画着圆。我呻吟声更强烈了,他似乎很满意不时的拍拍我的屁股蛋。玩了一会他双臂捉住我的脚放下肩上双手抚摸着我的大腿,右脚脚掌整个「踩」在我阴部来回摩擦。我努力的想并拢双脚可是他实在太健硕了,结实的臂膀牢牢的固定住我的脚,无耐我只能死死的拽着枕头。「啊啊哥,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下面好痒。」「呵呵,再玩会儿」他似乎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啊我失控的叫着,他的脚趾夹着我的阴蒂来回往外扯,拇指顺势往我小穴里顶。
  「哥,你太会玩了,饶了我吧,啊啊」我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尿意。噗噗一股水柱猛烈的从小穴里射出来,射在他脚上,内裤上,胸上,最远了竟然射在了他脖子上。他可是185的身高啊。随着我身体的持续抽搐,又陆陆续续的喷出好多黄白的液体。床单上打湿了一片。没错,我潮吹了,还记得第一次和皓做时潮吹了,皓温柔的抚摸我的脸说着:
  「丫头,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可惜他不在了,永远离开我了。想到这我的眼泪莫名的掉下来了。
  恍惚间一只宽厚的手落在了我脸上,温柔的摩挲着,我紧紧的握着张科的手喊道:「皓,我爱你,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起身亲吻张科那张似曾识的脸,他长的和我前男友皓太像了。不同的是皓看我的眼神是爱,而张科的眼神流露更多的是欲望。我舔着他的脸但避免他的嘴巴,经过脖子来到他宽厚的胸腔,舌尖在心脏的上方画着圈,舔了一下侧耳趴在他胸上用力的吸着他的咪咪,右手顺势抚摸他的阴茎,隔着棉质内裤也能感觉到他的热度。粗大的阴茎不时在手中跳动。我细腻的舔过他强壮的手臂宽阔的胸膛来到腹部,舌尖轻挑他的肚脐,不时的呼着热气。
  「哦…哦」此时张科也舒服的低吟着,我见他棉质内裤上以映出水印连忙脱下他的内裤,双手拖着2个大奶子把他阴茎夹在中间来回摩擦着给他做乳交。片刻他的阴茎已完全勃起,真的很大,像个婴儿的手臂。眼见我的奶子已包不全他的阴茎,我连忙低头用嘴含住他的龟头,裸露的龟头犹如鸡蛋般硕大,塞满了我的嘴。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双手放在我的头上使劲往下按,恨不得将他的阴囊一并吞下,巨大的肉棒充满了我的食道,我忍者强烈的吐意,鼻子用力的吸气。
  只为满足这位酷似皓的男人。大约过了10分钟,我感觉口中的肉棒集聚增大。然后大量的浓稠物涌入我的食道呛的我眼泪直流。他射的太多了,我无法一口完全吞掉,但是在他炙热的注视下,我将剩下口中的精液全部吞下,然后清理他阴茎上的残留物。
  「哥,我给你按摩把,待会儿再玩」
  他没有说话,起身下床穿戴好衣服就从荷包里拿出300块钱给我,我忙推不要,说老板交待了的。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是这行情我还是懂得。张科注视了我一会最终把钱放在了床上,走出了卧室。我穿好衣物出来正好看到他低头对朱老板说话,朱老板努力的耸动着肥肥脑袋,然后张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离开了欣欣休闲屋。
  从那以后老板再也没有叫我接过客,也没要求我陪睡,然而我每个月还是照样拿钱。我知道肯定是张科的关系。
  我知道我和张科还有交集,我很期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