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指压骚妇
指压骚妇
指压俗称小保健。全套俗称大保健
  性器官的亲密接触与结合,让指压升级为了全套,小保健变大。不得不说,这次是赚了,稳稳的。
  狭窄、阴暗、湿热、泥泞、坎坷、不平,这是那道缝内所能带给鸡鸡的最直观感受。缝内柔软弹性的包裹着鸡鸡,使得原本就硬邦邦的鸡鸡富有活力的再次膨胀着,鼓鼓的全部在缝内,没有一次缝隙,很充实。而她也在我鸡鸡进入的那一刻,用力抓紧了我的胳膊,长长的原本很撩人的指甲像刀子一样往肉里陷。包间很静,静的只能听见她的呼吸,短促有力的呼吸。
  动起来,开始摇摆吧!
  这次我没有咨询她的意见,已经这样赤裸裸的深入了,再征求意见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依据由慢之快由轻柔到勇猛的做爱原则,我小幅度的晃动着缝内的鸡鸡,一次一点点,前进与后退都是一点点。这样做的不是说咱是什么正人君子,而是为了后面的大动作或者说是绝招做准备。虽说是前进与后退都一点点,但每次我都不自觉地让前进比后退多一些距离。因为进入,深切的进入,探明究竟是原则,做爱的原则。就是这每次的前进比后退多一点点的距离,鸡鸡也慢慢地探到了那道缝的尽头。虽然我的鸡鸡不是特别的大,但足够满足她比鸡鸡还短的缝内纵深。持久战,打的就是纵深。她没有纵深,那下面的事情就由我来主导了。
  啊……
  又是一声轻唤,她眉头皱了一下。
  这是到尽头了,我这样想着,鸡鸡那边也将这样的信息传送了过来。骚货,你完蛋了。坏坏的笑在我的面部转瞬即逝。
  待到缝内足够湿滑便于行进的时候,正式战斗的号角吹响了。
  我将鸡鸡缓缓拔出,硕大的龟头艰难的从缝内滑出。红红的带着丝丝热气在她的芳草地前条件反射的跳动着。我抓着糊着不明液体的鸡鸡,放在了那道缝的边缘,让龟头随着手的拉动来回摩擦着。她的嘴里跟着这样的摩擦发着与深入探索不一样的声音,眼神里尽是恼怒与渴望。我对她的感受没有丝毫的顾忌,在摩擦之后,拿起鸡鸡,用硕大的龟头在她芳草地、那道缝的边缘、充血的凸起处,放肆地抽打着。
  啪…啪…啪…啪…
  这抽打声短促有力,不大却能传音入耳。每一次地抽打,她都有着回应。不过,这回应带着些许的埋怨,些许的忧愁。
  “不要玩了。快,给我!”
  等的就是这句,让你闷骚。
  “哥哥,快插进来。插进骚逼里,使劲地插进来,让她流水水!”
  所有的伪装随着这句放浪的话语全部的毫无保留的撕开了。就是嘛,装什么闷骚,都光溜溜了,直接骚起来就是了。
  “掰开!”
  我命令着。
  她扭捏地将长指甲的手移动到那道缝的边缘。
  “掰到最大!”
  她轻轻将那道缝往两边扯动着。
  “我来了!”
  随着她的扯动,硕大的龟头重新搭在了那道缝的边缘。
  “来了啊!”
  “嗯!”她应承着,随即就是一声高亢的呼喊,“啊……”。
  因为我粗鲁地进入了,粗鲁到跟个牲口一样,长驱直入,直到刚才探路的尽头。
  又一次趴在她雪白的酮体上,粗暴的用舌头伸进她的小嘴内,狂野地将小香舌缠绕住,拉出来。脚下也没有停止,在几下牲口般粗鲁进出后,慢慢地蠕动着上了床,将她全部压在身下。柔软的富有弹性的床随着我的动作,反方向的回应着。深入的鸡鸡在这回应下,不自觉地又进出了几次,小幅度的。既然是牲口,既然是禽兽,那就必须变态。放开了小香舌,原本湿的跟毛巾一样的舌头被真的当成了毛巾,在她的耳朵、眼睛、鼻子、脸庞、脖子处来了一次擦洗,她本就在出着香汗,被这样的擦洗了一遍,原本的粉底全部消失了,一张自然的全是口水的脸红扑扑的冒起了热气。啊……她叫着,很是喜欢我这样的变态。
  变态的擦洗结束,我看着她满足的表情,鸡鸡处的活塞运动开始了。
  啪……啪……啪……啪……啪……短促的几下活塞运动进出着,性器官附近的肉体随着性器官紧密的接触发生着碰撞,强烈的。啊……啊……啊……啊……啊……碰撞几次,她就叫几次,从这样的叫声中,我能听出来她不是在敷衍,是富有情感的接受。短促的结束了,我低头来到了她的胸部,刚才的律动让她的乳头很配合地充血暴起,直直地冲上,好香甜。我尽力的长大嘴巴尽可能的将口所能及的胸部吃进,舌头快速的挑动着乳头。她很享受。扶起嫩白的胳膊,腋下漏出来,无毛,看来是人为清理的。呀……这声呀发的不同寻常,也是,因为我已经舔弄起了她的腋下,这应该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爱干净的人,尤其是女人,对自己的清洁工作都很用心。原本汗腺最浓重的腋下,没有一丝的味道,也是白白的,我用舌头舔弄着。她急促的呼气在我的耳边响起,原本痒痒肉所在的地方成了她又一个敏感的地方。记下!舔弄这边腋下又换到另一边,来回往复着,她呼吸持续的急促。
  舔弄完毕,活塞继续。
  我直起身子与她成90度,拉着她纤细的双手,以防一会儿运动过大将她顶到床下。缝内依然湿热,没有任何阻挡,没有任何的话语,男女之间最直接的认知正式开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那是我在全出全进,硕大的龟头在每一次的全进全出中,都附带着她的液体而出又而入。什么九浅一深,什么七上八下,什么旋转跳跃,扯淡,最直接最有力度的做爱,就是不断地深入,勇猛的、毫不怜惜的深入。只有最深的进入,才能让她有发自内心的崇拜。征服感,就是这样来的。说实在,得亏是拉住她的双手,不然就全出全进的几下,她就直接半个身子荡在了外边。继续运动。我拉着她的手依旧没有撒开,运动的姿态已经由大开大合的全出全进转换为快速的突刺。好在平时还注重锻炼,腰腹力量瞬间就能爆发。在腰腹力量的支配下,鸡鸡在涓涓细流的缝里快速突刺着,频率之快竟然超过她更加急促的呼吸。不,此时的状态应该是喘息,娇媚的喘息。啊…嘶…啊…啊啊…啊啊…嘶啊…啊…嘶…嘶嘶嘶…啊嘶嘶…嘶…急速的突刺,高频率的运动,让她在呻吟声中夹杂新的内容,不知道还以为是在吃辣条,很辣很辣的。一轮运动临近结束,我将她双腿搭在了我的肩膀处,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也是经过实际检验过的最能让女性马上得到快感与达到高潮的动作。(说明:这个动作名称颇多,就不一一赘述。当男女双方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女性的阴道上方G点就会被男性的阴茎全面接触到,再经过强力的摩擦,G点马上就有反应,不信的可以尝试一下。)姿势搭好,不得她的气息喘匀,又一轮猛烈的疾风骤雨般的突刺在前进着。这更加有力的摩擦让原本就水汪汪的缝内更加湍急,而她也在这湍急的水中花枝乱颤。头发已经凌乱,乳头晃动得快要在胸部站不住了,而她的声音则更加的急促更加的胡言乱语。
  啊……啊……啊……哥…哥哥……这……这样……好…好有感觉……呀……啊……慢一点……人家……受……受不……受不了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呀嗯……再来……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哥哥……啊……嗬……啊……操我……哥哥……操我……操……我……操我……舒服啦……啊啊……啊啊……在最后一声“舒服了”之后,她的浑身颤抖着,缝内的山泉在刚才不停地突刺中,积蓄着力量,一下子喷发而出,冲过我的龟头处,让我打了个哆嗦,又从鸡鸡与那道缝的边缘挤压着喷出,流在她的我的结合处、她的翘臀上、床单上,骚味十足。从缝内拔出鸡鸡,毫无顾忌的我又伸出舌头舔在那道缝上。好不容易停止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没有了刚才那般急促,不过却夹杂着更多的骚话。
  “又舔……啊……刚操过……你就舔……你好会玩……好会舔……深一点……再……啊……就是这里……嗯嗯嗯……”
  舔完了,流出的山泉已经在我的嘴边沾满。我爬到她的身上又一次死命的压住她,她淫乱的眼神里早已充血,在我压住她的瞬间她用力的抱住我的头,小香舌滑出香唇,深深的法式湿吻,将我嘴巴边缘的嘴巴里的她的液体以及我的液体全部品尝了一遍,久久之后才放开。我以为结束了,谁知她又来了一次,在前一次的法式湿吻上加上了旋转,持续的旋转,转的让我喘不过来气。我赶紧撤出舌头,谁知她又要来。
  “你要疯呀!差不多就行了!吃大宝贝的时候怎么没见你那么用力!”我笑着,有点恼怒。
  “谁让你刚才那么用力。操坏了,你赔呀!”她还嘴。
  奥!搞了半天,这等着我呢,报复是吧!
  “行,那我就慢一点。”
  “不行,还得有点力度。”
  “到底是啥?”
  她重新拉近我的脸贴近她的鼻尖,吐着热气,淫声着:“猛一点吧,爽!”
  “好!”我吻她一下。
  暂停结束,运动继续。
  此时的我来到了地上,将她从床上拉到床的边缘,翘臀半搭在床边,急速的将鸡鸡插入缝内,举起已经搭在地上的双腿于肩。这是要做最后的冲刺,让她达到高潮。经过刚才的运动,我也充分了解到她的特点:阴道短、喜欢稍微变态点、摩擦感强一些,就会很快达到高潮。为了后面的新内容新大陆,必须很快的结束这场战斗。因为时间还很充足(做了20分钟多一点儿),大大的洗手间还在空荡荡的等待着,所以……嘿嘿嘿……啪……
  啊……
  瞬间猛然的突刺,让彼此之间的肉体又发出了声音,她也随之应声。突刺继续,持续猛烈。搭在我肩膀上方脖子周围的35码的小脚,跟随着次次猛烈的进出不自觉地收缩着脚上的肌肉,一会儿紧紧夹住的我的脖子一会儿脚趾头没有规则的乱动又一会儿伸地笔直。持续的突刺前进,让本已经大汗淋漓的我更加的黏滑。汗液在运动作用下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中蹦出,在肌肤上快速的堆积成汗珠,迅速的滑下。她呢,也是香汗满身。头上、身上、腿上,还有就是那道缝的边缘也有。对了,我灵光一闪,小脚丫——这近在咫尺的诱惑。从肩膀上取下小脚丫,看了看,女性毛孔小的缘故,小脚丫上的汗液并不多,甚至说是没有,但毕竟出汗了,还有一点点味道的。不过,却刚刚好。
  看着拿下她的小脚丫,似乎知道我要干啥,她娇羞的想从我的手里抽走。但,有这么容易嘛。况且……不由分说的,我又深深的进出了几次,将她集中在小脚丫处的注意转移开。顾此失彼。我将小脚丫放在了我的鼻子上,深深的嗅着,这女性特有的脚底香汗的味道。因为变态的缘故,她的叫声开始变化,而我的鸡鸡也在变态思维的支配下更加充血更加勇猛的冲刺。双重的冲击下,她躺在床上的酮体就像个在大海风浪里飘荡的小船,晃晃悠悠的,随时要翻。不能翻!我在嗅完的一瞬间,直接将小脚丫像鸡腿一样叼在嘴里。小船不在晃动,稳稳的在海上前行。
  “看着我舔臭脚丫!”看着她娇羞的面容,我说道。
  “知道是臭的,你还……变态!”她没有看我。
  “变态吗?你闷骚!”
  “你才闷骚,你又变态又闷骚!”
  “你看不看,你不看,我不动了!”
  听到我要不动了,荡漾的小船要靠岸了,她极不情愿的直视着我。
  “乖!就这样,好好看!”
  舔小脚丫与急速突刺一起进行。鸡鸡的突刺依然保持着常有的状态,只不过偶尔收着力度;而舔小脚丫则比前面更仔细更变态。在她娇羞的充血冒火的目光下,我用舌头将小脚丫并在一起,从左至右从前到后从上到下,全方位的湿润了一遍,将仅有的汗液洗刷干净。紧接着,将小脚丫一只拿在手里,另外一只依旧置于眼前。咽下小脚丫说不出来味道后,我的舌头重新上架,从大脚趾至小脚趾全部如冰棒一样品尝了一遍,又将脚趾缝之间舔弄的干干净净,还不过瘾,又滑到没有任何死肉的脚底,湿湿的黏黏的用舌头摩擦了好几遍。鸡鸡在这样变态行为的配合下,在持续的突刺中跳动着充血着,而她也早已顾不得娇羞,放开浪叫。
  呀……呀……啊……啊……呀……爽……再深……深点……就这样……再……再快……再快点儿……呀……嗯……臭脚丫好痒……哥……哥……你好变态……含住……含住臭脚……臭脚丫……臭脚丫……变……变态……啊……啊……啊……大宝贝……好大……插人家……好……好舒服……用力……用……用力……再变态一点……舔……使劲……臭脚……臭脚丫…逼…逼逼……都……都要……用力……啊……呀啊……一只小脚丫的舔弄结束,我换一只。再换之前,我说道:“不是不让舔吗?叫唤啥?”
  刚才的双重刺激,让她早已红扑扑娇羞的脸颊变得如猪血般绯红。就是这样还是嘴里不饶人:“谁叫了?”随即又改了:“爽了嘛,还不让人叫了。”没等我开始得意,她直接将我握住的另外一只小脚丫径自压到了我的脸上,像是用小脚丫给脸做按摩。既然如此都放开了,我也不能拒绝。如法炮制般的继续着刚才的变态。不过这次这次的变态,我也夹杂了一些语言。
  唔……这只臭脚丫好吃……够味……够臭……够香……(绝对变态)臭脚丫自己别跑……对嘛……自己送过来……挺嫩……唔……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我的声音出来了,怎么能少了她的声音,况且,鸡鸡的突刺还在继续着。
  既……既然……又香……又……又臭……那就好……好好给……给人家舔……舔干净一些……鸡鸡……怎么……比……比刚才……更…啊…啊…大了……好……好爽……嗯嗯嗯嗯嗯……啊……啊……臭……臭脚丫跟……逼……逼逼一……一样爽……要……来了……飞……飞上去了……给我……快……快……哥哥……快……用力……骚货……射在哪里……逼逼里面吗…………射了吗……不……不能……射在逼逼里面……射在脚上……脚上吧……得到了自行喷发的命令,我的突刺更加猛烈与急速。放开了小脚丫,重新让搭在肩膀上,尽量提着她的翘臀,以便让摩擦力在G点处更强。我紧紧地抱着她的双腿,用心地摩擦着G点,鸡鸡和龟头在我的用心下不辱使命,一次更比一次的充血与迅速。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淫荡的啪啪声在小小包间内响起,夹杂回音,越发的洪亮。最后的喷发来临了,我迅速的从缝内抽出滚烫的鸡鸡,放在她早已并拢的双脚脚面,一阵喷发的潜意识传送至大脑,鸡鸡深处的白色弹射而出,喷上脚面的大半,我赶紧将她拉成侧身,积余的白色又一次喷去了脚底。浓浓的白色涂在她娇嫩的小脚丫上,而她也配合着揉搓着小脚丫,让粘稠的白色涂得更加均匀。
  呼……
  喷发了,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坏笑着,看着她还在颤抖全身,酝酿着洗手间的下一步计划。她呢,则不留一丝余地的在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就从床上下来,蹲下,将我龟头处最后一点的白色全部吸进香唇内。
  吸得特别用力,特别使劲。
  我浑身肌肉紧绷,摁着她的头,跟随着她吸得力度使劲的用力,想从鸡鸡深处才挤出一些白色来,但已经没有了。在不断的眼神与香舌确认没有一丝白色残留后,她才意犹未尽的放开我的鸡鸡。被这强有力如吸尘器般香唇吸过后,我的鸡鸡从刚的才雄壮渐渐萎缩下去,耷拉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没有男人能在床上将女人彻底征服,不论你有多么强大。都是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入,灰头土脸地出来。真正能够征服的女人是其中的过程。这是我的结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