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少妇何丽
少妇何丽
这是一个在大学旁的住宅小区,十分安静。加至今天是星期五,人们都上班去了,更加显得冷冷清清
  何丽上了一幢楼的四楼,在02室前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打开了门。
  “丽姐你来啦。”
  “是啊,今天你们没课吗?小强呢?”
  “他还在睡觉,昨晚玩游戏玩晚了。”
  “小军你给我倒杯可乐,外面太热了。”
  “好的,丽姐。”
  这是套两房一厅的房子,房间全部向南,空调、彩电、冰箱、家具等全配。
  看着看着,何丽心中一阵发苦,自己上班这么多年了,却只能跟老公挤在一个一室户里,房东还不给装空调,说装要加钱。看看这两小子,真是同人不同命。
  小军拿了杯可乐过来,何丽接过来一饮而尽。“哇,好舒服。小军你看我前后心都湿透了,要不我先去洗洗。”何丽刚想站起身,小军突然扑了上去,死死的把她压在沙发上,双唇紧紧压在她的嘴上。
  开始,何丽还想挣扎,但马上她也顺从了。两人都张开嘴,让双方的舌头可以自由的进出对方的口腔,交换着对方的唾液,两个舌尖相互缠绕着,一会儿你顶过来,一会儿我顶过去,好象在比赛;四片嘴唇紧紧的胶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进行着男女队之间最热烈的湿吻。
  终于还是何丽先忍不住了,挣脱开小军的嘴唇,白了他一眼,“想闷死我啊。”
  小军露出胜利的笑容,他把脸凑到她面前。“丽姐把舌头伸出来好吗。”何丽笑了笑,慢慢的把舌头伸出唇外。“再伸长一点,丽姐。”何丽尽量把舌头伸长。小军用力吮吸着她的舌尖。
  舌头被含住,何丽觉得有些不舒服,因为唾液不受控制,全部流在嘴里,又没法咽下去,慢慢的从嘴角渗出,滴在沙发上。好几次何丽都想把舌头抽回来,但都被小军咬住,何丽只能从嘴里发出“呜,呜”的抗议声。
  好一阵子,小军才放开何丽的舌头,何丽觉得舌头都麻木了。“换你了,要象吸小弟弟那样吸喔。”小军伸长了舌头。何丽用力打了他一下,转过脸开始吮吸他的舌头。屋子里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咻喽、咻喽”咽口水的声音。
  一会儿,小军猛的推开何丽,扒下裤子,露出铁一样的肉棍。足有十八公分长,挺粗的,龟头又圆又大,带着健康的粉红色,直挺挺地立在何丽面前。“姐姐,替我吮吮吧。”
  “几天没见,又长大了。”何丽轻轻握住肉棍,笑着看着小军。
  突然,左屋一阵响动,门开了,小强醒了。
  “呦,丽姐这么早就开始用功啦。”小强比小军矮一点,两个人都长的挺斯文的。小强走到何丽面前,右手用力往下扯何丽的长发,迫使她仰起脸来,左手捏住她的两腮,何丽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小强狠狠的把嘴印了上去。
  何丽闭着眼乖乖的忍受着,可是她觉得他的嘴巴味道怪怪的,不由得皱起了双眉。不一会儿,何丽觉得实在无法忍受,用力把头甩开,笑骂道:“要死啦,嘴巴这么臭。”
  小军在一旁哈哈大笑,“小强,你知道丽姐的习惯,最讨厌臭嘴巴了。还不快去洗洗,不过洗的时间长一点,我这还有事要丽姐解决呢。”
  “知道了,知道了,我先去拉泡屎,再洗个澡,这时间总够了吧。”小强摇摇晃晃的走开去。
  “他这是怎么了?”
  “昨天,他玩‘奇迹’用了个外挂,结果被人把号给封了,180级啊,心疼死了。别管他了,我们继续。”
  何丽似懂非懂的听着,“活该,谁叫他那么坏。”
  何丽握着粗大的肉棍,把圆鼓鼓的龟头塞进嘴里,然后抿上双唇,用舌尖来回扫着龟头上的小眼,握着肉棍的小手慢慢的套弄着。刹那间,何丽感到他身子一挺,知道他好悬没射出来。
  何丽吐出嘴里的龟头,在唾液的浸湿下,它变得紫涨紫涨的,十分有趣。何丽轻抚着龟头,让小军把头依偎在自己柔软的胸部。“舒服吗?”
  “舒服死了,丽姐继续,继续。”
  何丽再次把肉棍含入嘴里,由于棍身太长,咽得太深她觉得很难受,她用右手紧紧握住根部,左手轻巧的拨弄着肉囊中的两个巨蛋,双唇包住棍子的前端用力扯动起来。此时此刻,她知道这男孩的快乐已经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屋里除了哗哗的水声和偶然一两声低吟,一切显得那么平静。
  终于,小军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身子挺得笔直,大声喊着:“快来了,丽姐,快来了!”
  何丽知道他快要爆发了,急忙使劲用舌头和上牙堂夹住他的龟头,双手飞快的套弄着棍身。一股、两股、三股、四股、五股,浓浓的液体冲击着她的口腔。
  原来何丽很讨厌咽下他们的精液,觉得很脏,不过几次以后,就不再排斥了。本来这两个健康男孩的体液就没什么异味,只是很多、很浓,还略带点咸味。
  小军看着何丽双唇缓慢的退去,雪白的喉头上下移动着。唇分,两人相视而笑。
  两人静静的依偎着,何丽轻轻的喘着气;小军闻着她的发香,以及她身上淡淡的汗味,等待着恢复。
  “咦!你们这么快就结束了。小军你小子真没出息,还不退在一旁,看本大少爷金枪不倒。”小强腰里围着大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
  走到何丽的面前,小强把浴巾一甩,一根肉棍早已直立而起。小强的肉棍比小军稍短一点,却粗壮了些。
  何丽手里托着男孩引以自豪的武器,靠近些闻了闻,散发出一股轻柔的浴液香味。她用手指轻轻的弹了下肉棍,十分满意。“这才乖吗,来,亲一个。”
  小强弯下腰。忽然间,何丽猛的抱住小强的脖子,双唇用力压住他的嘴巴,把舌头挤进了他的口腔,来回搅弄。
  “哇!什么味啊!呸!呸!”
  “你兄弟的味道呀。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你个小骚货,敢玩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强挺着根肉棍,满屋子的追何丽。
  小军在旁笑弯了腰,擦了擦眼泪,笑道:“你们闹吧,我去洗澡了。”
  一会儿,小强就抓住了何丽,一把把她扔在沙发上,过去抓住她的双手,骑在她身上。何丽咯咯笑个不停,小强低下脸,默默的注视着她,渐渐的,何丽止住了笑声。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丽姐,几天没见,你更漂亮了。”
  “少来,老姐可不吃这一套。”
  “真的,我不骗你,求你了,丽姐,我好难受,你对小军那么好,对我却……”
  “好啦,好啦,磨不过你。”
  看着何丽娇媚的眼神,小强一个翻身,让她占据了主动。
  面对眼前这具壮硕的身体,何丽还真有点喜欢,特别是他胯下那根肉棍虎虎有生气。她用舌尖从喉头处慢慢舔下去,首先到了胸部,舌尖来回舔舐他小小的乳头,左手也不停挤捏着另一个。看着他用力地咽着口水,何丽知道他很享受这样。她用力挤压他胸膛的肌肉,使他的乳头更加突出,她把它含入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舐着,一遍又一遍。
  许久,她继续往下,所过之出留下了一条明显的唾液线。最终,来到了笔直的肉棍旁,她爱怜的用舌头缠绕着棍身,由下至上抚慰着,直到上面布满了她的唾液。
  看着红润的龟头,何丽张开双唇将它包围起来。她缩紧两腮,只让龟头在她的口腔内有很小的活动范围,然后快速的上下套弄起来,一头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飘散开去。而他咽口水的声音变得更急促了。
  良久,何丽觉得脖子有点酸了,她松开双唇,放出肿涨的龟头。
  “丽姐你真好。”
  “是吗。”
  “丽姐你看看什么东西弄得我那里这么痒啊?”
  何丽一看,原来自己一缕头发粘在小强的龟头上,怪不得这小子说痒呢。一甩脸这缕头发从龟头上脱落下来。
  转念间,何丽闪过一个促狭的念头。她悄悄的扯下一根头发,放在舌尖上把它浸湿。再次,她握住他的龟头,使顶端的小眼尽量分开,她伸出舌尖使劲挤进去,接着来回的扫弄着。果然,那根头发有一小截进入到他的小眼中。何丽让头发在小指上绕了几圈,轻轻的搅动起来。
  “哇!丽姐你在弄什么?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何丽一屁股骑在小强小腹上,不让他站起身来。一瞬间,一股白线冲柱而出,足有一米多高。何丽笑着躲开去。
  小强挺身而起,睁大眼睛看着何丽。阴谋得逞后,何丽笑得前仰后伏,拿着那根还粘着几滴白色液体的头发,在小强面前晃来晃去。
  “我看你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咯咯咯……咯咯咯……”
  小强见状,大恨,“好啊,我还没插你,你就来插我,今天饶不了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