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老师玩弄的钢琴家
被老师玩弄的钢琴家
老师在比赛台下,心理越来越惊歎她的确厉害,不是她的琴技高超,而是淫邪的想除了长髮,长久以来把自己的女性性徵收藏得很好,不是昨晚看到她着校服优雅的练习,自己亲手抚弄过她的身驱,真的把大家蒙在鼓里
  看到台上保守长衫长裤的她正努作着,心理越来越燥热,外出配了她家门匙,再静静打开门潜入。
  又是和昨夜一样,身穿粉红色恤衫灰色百摺半截裙白袜黑鞋,嘉诺撒圣家书院校服的心怡正坐在琴座上背着他讲电话。
  「啊!」有只手像昨夜一样,穿过自己胁下再伸入粉红色恤衫校服内,心怡惊叫了一声,原来老师无声无息的脱了西裤站在她身后。
  有了经验,用右手快速解开她那不合身少女胸围的扣子,被胸围紧包着的两只乳房立刻得到解放,老师急不及持要掌握一番。
  「没有 唔 刚才灯闪了一下 唔 」心怡一边讲一老师一直把她的校服底下的乳子搓圆按扁。
  「没有令我失望吧?」她爸问。
  心怡在惊悸中急忙坐起想摆脱非礼,老师就伸手入灰色百摺半截校裙里在她企起身时顺势拉下她的白色内裤。
  「没问题 呀!」腰被从后抱着走不了上身被推了一推,立时要右手拿电话左手撑钢琴面,可怕的是已有一大异物顶在下身门前。
  心怡立刻扭动下肢阻止老师的入侵,不过老师的龟头对準着洞穴,开始逐分逐分插入怡芬的阴道内。
  同时间同地点同衣着的强姦中七女学生戏码再度上演,不过多了无形的第三者!
  「痛呀!呀 退出来 退出来 」怡芬惨号,眼泛泪光。
  昨夜除了一下子破处外并无真正性交,在此下情况老师决定慢慢进出,享受一下处女狭窄幼嫩的阴道为肉棒的按摩。
  「什幺事?」父亲的问题把忘形痛呼的心怡拉回现实。
  「练琴 呀(插入一下)」还是强撑下去继续说。「 太多 手有点痛。」
  老师拉她的左腿白袜黑鞋踏在琴座上,抬至他的腰间向外撑开,好让她的阴道口不要过份紧实好干些。怡芬咬紧牙筋,忍受着老师一下一下的抽插。
  尽量把语音放得轻柔,但痛得紧合只眼向着电话道:「没甚幺,刚刚 突然 呀(插入一下) 有点痛吧了。」
  父亲听着怡芬断断续续的话语,紧张地问道:「心怡,真的没甚幺事吧?一个人在家可以了吗?」
  下体的痛楚告诉怡芬自己真的不能再忍,扭头望向老师哀求的眼神请他不要再插。
  为免父亲的担忧,痛得额头冒汗的心怡又只得一面向着电话道:「没 没什幺事,只是有点 」
  处女的阴壁异常狭窄紧密地包裹着突出的龟头,摩擦产生一浪一浪的兴奋冲击着老师。
  机会难得有位制服美少女忍着给他玩,老师当然没有理会,上身校服底下右手越握越紧,怡芬的乳房也被握得走样变形,左手就在她的白滑左腿上手不断游走。
  「今天有这样的成绩,记着要多谢你的老师啊 」
  心怡不断忍受着胸前下体的痛楚,左手握拳尽量平静地道:「嗯 多谢老师 父亲 我想休息,收线 好吗?」
  收线后想到父亲居然要她「多谢」正在身后面,强姦自己的老师,心怡再次放声痛哭。
  「有得叫出声是否爽很多啊?」老师开始加快抽插速度。「你老爸叫我多谢给你的性教育吗?呵呵 」
  左手把心怡上身校服背后的拉练拉开,设计简雅的圣家粉红色恤衫校服立刻就像一面旗帜,随着男人后入式的抽动而不断飘扬,十字架颈链叮叮作响。
  「老师 轻力点 痛啊 不用 不用这幺大力 呀 」
  老师反转了心怡并抱起放在琴边地下正面对着,热烫的阴肉紧咬着老师的下体,更加不停用力抽插。
  心怡却痛得不停扭动呻吟,双手放在灰色百摺半截校裙下阻止老师的攻击,这个动作方便老师拉着她的玉掌借力。
  「好痛 老师 慢点插下去 好痛!啊!」每抽插一下,她下阴的痛楚随着神经传遍全身。
  心怡的身体一上一下地摇晃着,看她上身粉红恤衫校服下丰满的乳房左右晃动,老师一口含住左边的粉红小乳头吸吮起来,右手搓着她的白色少女胸围。
  由上次口交的知道,阴道内的肉棒异动是她另一恶梦的开始。
  「放过我 不要在我体内射精! 嗯 好痛 可以 射在我嘴啊!」心怡面上满布惊慌之情。
  在射精前的冲击之下,校裙下白袜黑鞋上的白滑大腿痛得不断收紧,只不过更加紧密夹紧老师的腰部,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
  「老 老师 以后我可以任你强姦 求你 先拔出来!」嘉诺撒圣家书院校服下被淩辱的娇躯竭尽力气扭动,「我不要 我不要生孩子!老师!」心怡拼命摇头哭叫哀求。
  正在兴头上的老师哪会理会?阳具向着花芯深深直插下去,下体与心怡的耻骨紧紧贴着,一丝空隙都没留下。
  「你老爸要你多谢我,现在是时候了。」说罢然后龟头一鬆,心怡只感到阴道内,一股热灼的精液喷射入自己的子宫。
  「呜 」怡心发出绝望的哀号,全身无力地瘫软在琴边,两行清泪不断涌出。完事后老师伏在她的胸前,双手还贪婪的不断抚摸心怡大腿。
  仇心怡最终成为一位出色的国际钢琴演奏家,但成名背后被以当晚学生时代的丑事照片作威胁,放弃 Tomboy 性格打扮为改变青春少女,每次在练习时张老师总会在钢琴边非礼及扒开礼服强姦她。
【完】